钱柜777

文艺作品

【散文】秋收

发布时间: 2018-11-05   点击量:311次, 作者:白娇 分享到:

九月下旬,便是陕北秋收的季节了。黄土高原漫山遍野的不再是绿色的美景,而是金色的丰收景;农家小院里,不似城市里那般华丽的整齐装饰,而是一堆堆、一排排、一摞摞各种各样的庄稼;红的绿的豆子铺晒在地上,金黄的玉米棒子垒在玉米架子上,饱满而大小均匀的土豆、红薯在户外略晒一下,挑拣后分类储藏,还有谷类作物,高粱、谷子、糜子等等,种类甚多,是我一个外行不能一一道来的。


国庆长假,带着孩子回老家,正逢秋收初期,一进大门就看见老家的院子里地上铺着黄豆,窑洞窗台前晾着一排芝麻,另一边支起一块大木板,上面摞的整整齐齐半人高的玉米。记忆中,小的时候还帮忙收秋过,但,那时候一个小女孩,不能背不能扛的,只能帮忙捡土豆、摘棉花、捶向日葵、剪谷穗类似这些力所能及的活儿。然而父母们则别无选择,轻的重的,大的小的活儿都得干,一忙就是一整个月,天天起早贪黑的,把地里的庄稼想方设法的搬运到家里,那个时候,交通、科技都不发达,基本靠的都是体力,而陕北的黄土高原特殊的地形,农民们都是春季扛种子上山,秋季背果实下山,甚是辛苦。后来,一直在外上学,秋收就离我很遥远了,或许上学是借口,或许还是年幼无知,不懂得心疼父母,时至今日,已有好多年未去过地里了。

小时候随处可见的庄稼,但似乎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它们,现如今却为了让孩子体验平常无法接触到的农作物而认真的观察起了芝麻。芝麻在地里的时候,在它的壳儿未变干时就得赶紧拔回到家里晾晒,因为,芝麻长在大自然能工巧匠制作的储藏室里,里面整整齐齐四列小小的芝麻粒儿,特别精致,储藏室口朝上,一旦壳儿变干就会敞开口,将芝麻粒儿蹦出去,这是一种大自然植物特别的播种方式。以前从未想过这些植物为啥会长成这样,为啥唯独芝麻早早的收回来了,在给孩子读完《一粒种子的旅行》绘本后,才明白其中的奥妙,大自然种子的传播方式,而芝麻就是靠“蹦”将它的种子播撒在土壤里的。

嫁人后,婆家也是靠种地为生,自此,我对秋收就有了更深的了解。一方面是因为年长了些许,也为人父母,懂得了生活的不易;另一方面,经常听婆婆念叨庄稼的长势好坏,节令长短等等,耳濡目染受教了。听孩子他爸讲过他们小时候的故事,因为家里偏远,交通不便,基本靠天吃饭,农作物便是唯一的、最好的经济支柱。后来,他们姐弟三个上学,公公在外打工,老家就留婆婆一个人务农。婆婆生性好强,即使就她一个妇道人家,也没有少种一块地,也没让一块地荒掉。春季翻地、播种,夏季除地、施肥,且这些工序都会因天气变化可能得反复好几轮,种子种进去了,没下雨,没出苗,苗不够,得补种;夏季除草,刚除完又下雨了,野草生命力特别旺盛,没几天就又长起来了,又得除。最忙,最累的就数收秋了,婆婆一个人把零碎的庄稼都收的差不多了,重头戏掰玉米、拔黄豆留着等她的老公和孩子们回去帮忙,但大多还是由她亲自完成。那苦,是一般人无法忍受的。到现在,她的双手一到秋季,就裂开一道道口子,涩到能给人挠背;膝盖不能下蹲,找个东西还得跪着,浑身上下落下一身病。

还记得,几年前,我也参与了一次秋收,掰玉米。全家人一大早简单的吃了点饭,带着干粮就去玉米地了,那是一块大坝,两边是两座黄土高山,长长的坝地被分给了几家人,都种的是玉米,或许是因为这种地势适合种植玉米吧,在《梁家河》书里看到习近平当年带着村民们人造淤地坝种庄稼,应该是坝地肥沃的缘故吧。掰玉米是婆婆家最后的压轴活儿,一是因为玉米不怕冻,多久收回去都可以,再就是婆婆的玉米地在最中央,别人家不掰回去,路就不通,即使玉米掰下也运不出去。到了地里,就各自忙活了起来,婆婆是开路的,在最前面掰开一条路,把玉米杆子压倒,我们顺着路把玉米都掰下,皮拨了,扔到路中间,再统一装袋。说起来掰玉米有啥难的,但真到做的时候,才能体会,硬邦邦的玉米能把手指磨到摸上去都疼,一天下来手指都弯曲不了了。装玉米也是件技术活,要是随意装进去,一个袋子装不了几个就满了,而且背的时候里面疙丁疙瘩垫的背疼,因此,必须整整齐齐一层一层往进装,满满一袋,四四方方,也因我装袋装的好,得到了公婆的夸赞,至今记忆犹新。整整一天,连掰带装,干完差不多都天黑了,还得一袋一袋背到山顶的大路上,再通过小推车运到家里,由于时间关系,最后一道工序就留到第二天了。那天,我们共掰了70袋子玉米,全家人都累坏了,当时那种累的感觉到现在已经忘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腰酸背痛只是最浅薄的一种形容方式。  

如今,又是一年秋收季,但,婆婆在帮我们带孩子,老家只留公公一个人,婆婆非常挂念,每天打电话询问着收秋进程和庄稼成果情况,或许是该请几天假,回去帮忙收秋了。

秋收是一种情节,是一种思念,是一种喜悦,是一种爱!秋收,累并快乐着!(白娇)

上一篇:李顺义:时光不老 我们不散 下一篇:我家那个“小孩儿”